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: 955zy.com ☆ xv98.com ☆ 108fz.com ☆ 688kb.com ☆ ai778.com ◆日日撸天天更新,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◆
《工厂里的师傅》-- - 老师小说 -
  厂里来活了,我们复工了,可一点活几天就完事了,大家又闲了下来。

隔两天参加个游行,参加个学习,工资倒是按时发,反正饿不死。

师傅真的放回来了,书记说话算话,我倒是挺佩服他。可师傅回了家,书记就不方便吃窝头了,我就跑不了了,最多两天,书记总要搞我一次,搞的我都有点怕见他,可两三天不见,心里又想的要命。

我不知道该咋办。

一天,下班,路上碰到了国字脸,他看到我脸红红的,我猜他肯定是等我,绝不是偶然碰到。

两人一起走,跟他在一起,总有种轻松的感觉,被保护的感觉,街上还是乱糟糟的,游行的人来回乱串,我跟他并肩走着,中间是他那辆加重自行车。

去了他家,给孩子弄了顿热呼呼的饭菜,孩子吃的挺高兴,这孩子特懂事,似乎故意给我们腾地方,吃完饭,打了声招呼就跑了。

国字脸给我泡茶,陪我洗碗,收拾厨房。

半天就跟着我转,没说话,我感觉到他想要说什么。

收拾好了,我端着茶杯子,看着他,国字脸憋的脸通红,吭哧了半天说;孩子说了,特喜欢吃你的饭菜。

我乐了说:那有空我就来给孩子做呗,你是我恩人,这点事算啥。我那两个是闺女自己都能做饭。

国字脸憋的更红了,说;我的意思是,是,咱们能不能凑一起过过……

我一下愣住了,我知道他早晚会这么说,但是我从来没想明白怎么回答他。

国字脸看我不说话,以为我不愿意,低声说;你要是不愿意,就当我没说……

我也吭哧起来,半天说:要不我们处处看,咱们岁数大了,好多毛病改不了,能过到一起,那就过呗,过不到一起,还是朋友……

国字脸看我松口,一下高兴起来,笑着说;我这人没大毛病,就是爱喝两口。

以后事情都听你的。

我笑着点点头。

从此后,我经常两家跑,国字脸的娃也被我收拾的干净利索起来,小脸上也有肉了。

国字脸看到我就是傻呵呵的乐,我渐渐的喜欢上他了,这是个很真诚和质朴的男人。

跟书记的关系没有停止,反倒更频繁了,我潜意识觉得,如果跟国字脸真正开始了,书记这边还是要断了,真要断了,反倒有点舍不得,所以跟国字脸越近,跟支书越频繁,以前次次都是书记找我,才来一次,现在有几次竟然是我主动找书记。

两个女儿也知道我有了这个准男友,都挺高兴,孩子还是希望有个爸爸,他们还没正式见面,我也打算找个机会让孩子跟国字脸见一下。

一天下班,我拐到国字脸家里,孩子竟然不在家,我收拾了几个小菜,国字脸挺高兴,开了瓶衡水,让我陪他喝两杯。

没有孩子,也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单独吃饭,我也挺高兴,想跟他商量商量以后的事情。

国字脸真能喝,抬手就是一杯,60多度的酒就跟喝水一样,我陪了一杯,辣的我鼻涕眼泪都出来了。

就着我做的小菜,国字脸几下就干了半瓶,脸也红了舌头也大了。

我有些生气,抢了瓶子不让他喝了。国字脸还要喝,嬉笑的跟我抢瓶子。瓶子没抢过去,我被他拉到怀里。国字脸接着酒劲,大着胆子搂着了我。

我心想早晚有这么一天,干脆抱着酒瓶子靠在他怀里。

国字脸搂着我,两人的脸越凑越近,终于亲到一起。

国字脸接过酒瓶,放桌子上,紧紧抱着我。

两人搂在一起。

渐渐的向床上靠去。

到了床边,两人抱着倒在床上,国字脸的大手就探进我的衣襟,隔着奶罩揉搓我的一边乳房。

我几下就被他揉化了,瘫在床上,国字脸哆嗦着手,解开我衣服,噙住我一个奶头嘬了起来。

我舒服的抱着他的脑袋,就像喂孩子一样,让他使劲嘬我奶头。

国字脸的手可没闲着,探索着找到我的腰带,拉了开来。手探了进去,国字脸不想书记那么粗鲁,指头没有使劲往里抠,而是轻轻的在洞口按着,我觉得他挺温柔,心里挺高兴。

国字脸在阴道口按弄了一会,指头上移,轻轻的揉搓着我的尿道口,搞的我酸酸的,不是很舒服。

我以为他是对女人身体不了解,也没管他,让他随便抠摸。

过了一会,觉得有点不对劲了,他竟然把我尿道口揉开了一些,指头往里探着。搞的我不但疼,而且酸胀,我轻轻阻止他的手说:那里不能进,往下点。

国字脸听话的离开尿道口,把指头抠进我的阴道,轻轻的抠弄着。

我享受着国字脸的嘴跟指头,舒服的躺着,国字脸觉得手施展不开,让我把裤子脱了,我听话的脱掉裤子,微微叉开腿,让他爱抚抠弄我的身体。

国字脸的指头在阴道里沾的湿乎乎的,向后滑去,轻点着我的屁眼,往里拱着。

我微微用力,将屁眼放松,国字脸的指头滑了进来。我觉得涨呼呼的,不过还能忍受,国字脸手臂哆嗦着,指头在我屁股眼进进出出。

国字脸抠弄够了,低声问我;把身子给我吧?

我闭着眼,点点头,叉开腿,准备迎接他。

国字脸一边脱裤子,一边回手抄起酒瓶子,狠灌了几口,打着酒嗝扑到我身上,粗大,滚烫的东西直直的捅着我的腿间,我挪挪屁股,帮他对准,国字脸屁股一送,就探了进来,鸡巴的温度让我美的直哆嗦。

我心里暗喜,有了这个东西,这几年亏不了自己了。

国字脸趴在我身上,鸡巴进进出出,我舒服的眯着眼睛享受着。几十下后,国字脸轻轻对我说:换个姿势,从后边来。

我顺从的爬起来,撅着屁股跪在床上,国字脸从我臀间捅了进来,这个姿势插的很深,让我很舒服,淫水又是咕嘟咕嘟的冒着。

国字脸一边捅我,一边拿指头抠我的屁眼,我虽说有些反感,但阴道的快感让我也懒的管他。

国字脸趴到我背上,用哀求的口气说;妹子,把后门也给我了吧?

我有些抗拒,但国字脸的口气让我心软了,我点头说;都是你的,不过你可轻点。

国字脸高兴的起身,把鸡巴对准我的屁眼,我咬着牙,紧张的等着。

国字脸对我阴道很温柔,但对我屁眼很是粗鲁,使劲往里挤,疼的我浑身一颤,屁眼就跟撕开一样,火辣辣的疼,还没等我叫出来呢,国字脸身子一压,就捅了进去,这下疼的我差点昏倒,胸口都一直痉挛,我一下抓住床单,脸也贴在床上,牙齿咬住枕巾,强忍着痛苦。

国字脸似乎很是兴奋,双手按住我的臀肉,往两边推,让屁眼更突出,鸡巴使劲抽插着,我更疼了,尤其是每次往外拔的时候,都觉得撕扯的难受,似乎有很多道伤口一起被揉搓。

我实在受不了了,汗水和泪水都出来了。可国字脸却一点都不知道,使劲捅着,捅几下还抄起衡水灌两口……

我强忍着,可太疼了,身子被汗湿透了,我实在受不了了,牙齿松开枕巾,挥手使劲推开他,国字脸却一脸的兴奋,搂着我说:妹子,舒服,太舒服了。

我强装笑脸说:舒服就好舒服就好。

我想给他擦擦,让他捅阴道,可鸡巴擦干净了,国字脸搂着我嬉笑着说:后面给了我,前面也给我吧?

我愣了一下,心想阴道给你捅了啊,我不明白他的意思,国字脸看我不说话,把我推倒在床上,双手分开我大腿,我想不搞屁眼了,前面让你随便搞。我使劲分开腿,国字脸把鸡巴弄到我阴唇间,上下滑动着,我等着他进入那一下的感觉,可滑了几下,国字脸竟然把鸡巴头子怼到我尿道口上,使劲往里挤。

我大惊,猛的起身推开他,说道;那里怎么能进呢。

国字脸已经被酒精迷糊住脑袋了,大着舌头说;都是洞,都能进……

我心想,难道尿道也能捅?是我孤陋寡闻了,还是这个国字脸有问题。

我推着他,不让他使劲问道:你捅过这里?

国字脸嬉笑着说:秀芝给我捅过,就是俺孩子的娘,她身上的洞我都进去过。

我一下瘫在床上,心想真能捅就让他捅把,反正都是他的人了。

国字脸看我不反抗,使劲往里捅着,根本进不去,顶的我酸酸软软的,倒是不难受。

看着国字脸着急的样子,我倒是觉得挺好笑,那么小的洞,比米粒大不多少,你那大家伙能进的来?

国字脸戳了半天,根本找不到入口,急眼了,一只手探了过来,中指摸摸找到我尿道口,猛的往里抠去,一下竟然抠进了半个指节,疼的我一下蹦了起来,比生老大时候那种疼还疼。

国字脸的指头在我尿道里撇了一下,指甲划过,我的尿道口被划破了,疼的我捂住下身,跪到在床上,叫都叫不出来。

国字脸还呵呵笑着问我咋了。我疼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

国字脸伸手搂着我的肩膀说:咋了,咋了,孩子他娘,秀芝,咋的了?

我一听他对着我叫他前妻的名字,我瞬间火大了,抬头看着他迷糊糊的脸,使劲给他一个耳光,骂道:你这个混蛋,放着人道不走,瞎鸡巴走,你老婆让你走,你找你老婆去!

我跳下床,忍者疼痛,穿上裤子,推开房门,踉踉跄跄的出了国字脸家里,这个男人在我心里的形象彻底坍塌了,看上去这么老实巴交的一个男人,行房却这么变态。

我向逃跑一样,从国字脸家回到家里。

接连几天,我不但大便有血,尿尿都有些血丝,去医院要了些土霉素,吃了好几天才好。

从此我在也不敢见到国字脸了,他来找我几次,我都是很客气的说几句话,就走掉了。

国字脸知道我不会在跟他了,努力了几次,也就放弃了。

事情我跟支书说了,支书也不明白,他说尿道那里不是进不去,不过进去后女人身体就毁了,有尿也憋不住了。我心里暗骂,这个国字脸,说不定他老婆就是被他这些奇怪的想法搞死的。

没了男人可想了,我倒是安心下来,有书记的这根东西,我倒是也能接受。

国家出了大事,我们的领袖走了……

大家哀痛之余,还要完成中央直接给我们下发的工作,做一批特殊的木器。

革委会对这个工作很重视,拍了很多领导来。

由于要用到我们当地产的一些特殊松木,厂里也没有原料了。我们要去乡下拉木材。

由于产这种松木的地方距离我老家不算太远,书记让我跟车去拉木头。顺便能回家看看。

一路上很是顺利,到了林场,车抛锚了,大家天天搞运动,这车也很久不保养了,坏在林场门口了。

林场里有两个人,出来看看,也没法子,这方圆多少里都没有能修车的。司机也没法子了。

林场的员工知道我们这批木料的用途,吓傻了,知道责任重大,一个员工留下陪我,另一个赶着马车拉司机去买汽车配件。

留下的师傅带我进山,选松树,准备伐木,我挑了几棵树,师傅去喊人砍树。

来了几个小伙子,很顺利的将树伐倒,去了枝桠,拖到水渠里泡着。

那几个小伙子完事了,都撒腿跑了,一个小伙子没走,在那里整理那些枝桠,我离着远远的看着,那个小伙子可能干热了,脱了上衣,光着膀子在那里干活。

师傅过来给我送水,看着那边的小伙子说:这可是个好娃啊,干活从来不惜力。不过他哥可是个坏蛋,前两年给毙了。

我一听,水碗都差点砸了,喝了两口水,放心碗对师傅说,我去挑几根细的,说不定用的着。

师傅指指那小伙子说,那你去找他,看上那段就要那段。

我迈步向小伙子走去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来到那个小伙子身边,那个小伙子身材漂亮极了,细细的腰,宽阔的肩膀,丰满的胸肌,古铜色的皮肤,密密麻麻铺着细细的汗珠,在阳光下泛着光芒。

我仔细辨别,认出这小伙子就是当年我给他吃过混沌的柱子的弟弟,经过这几年,这孩子长大了,脸庞更像刑车上的柱子了。

我看着他,想起他哥,不管是不是因为我,我总觉的柱子的死跟我脱不了关系。

小伙子抬起头,看到我,他可是瞬间就认出我来,扔了手里的斧子,直接蹦了过来,一把拉住我的手说:姐,真的是你?

我笑了说:哎呀,姐的指头断了!快松开……

小伙子赶紧松手,看着我笑,雪白的牙齿晃的我眼晕。

我挑了一下细的树干,小伙子快手快脚的给我收拾下来。

捆成一团,也抗到水渠里泡着。

小伙子看到我特别高兴,陪着我回到林场的房子,留守的师傅看我们认识,我解释说是我表弟,好久没见。

师傅也挺高兴,晚上,师傅要回家,给我们留了些吃的,小伙子陪我等司机。

原来小伙子从镇上回来,就到了林场工作,这里没人打扰,小伙子又勤劳肯干,成为了林场的正是职工。

我也挺替他高兴,小伙子给我弄了些林场里的野味,还陪我喝了两杯玉米酒,他说我跟遇到他那时候一点没变,他一眼就认出我来了。

我也挺高兴,看到这个孩子长大了。

吃晚饭,坐在林子边上乘凉,小伙子突然问我一句:姐,当时你说你认识我哥,是真的么。

你咋跟我哥认识的?

我一下愣住了,看着小伙子,不知道该咋说。

小伙子不明白我的心思,连声追问。我没办法,叹了口气,把事情跟他讲了。

小伙子听傻了,直勾勾的看着我,半天说:我哥欺负过你,你还帮我……

我说:你不是坏人,我觉得你哥本质也不坏,就是那个老猪不是好东西……

小伙子狠狠的说;对,我哥就是在里边跟他学坏的,我哥被抓了毙了,那个家伙还在逃呢,我总有一天抓住他,给我哥报仇!

晚上水渠边蚊子挺多,我打算回木屋休息,小伙子陪我往下走,身后的蚊子轰炸机一般的嗡嗡叫着追,我赶紧加快脚步,小伙子又脱了小褂帮我赶蚊子,我看着夕阳下的小伙子的身体,心里呯呯乱跳。

本来计划回家的,我还特意穿了双有点跟的布鞋,山上走可吃力,又快步躲蚊子,经过一个坡,我出溜一下,就滑倒了,脚也扭了。

小伙子急了,我撩起裤子看,还好没伤了骨头,脚踝有点酸胀,路是走不了了。

小伙子看看我说:姐,干脆我背你下去。

我没法子,只好这样。

小伙子拿小褂擦擦身上的汗和尘土,蹲在我面前,我爬到他背上,小伙子弯腰站起来,双手抱着我大腿,屁股抖一抖,我就上了他的背,双手搂住他脖子。

小伙子迈步就走,很是轻松。

我笑道:小弟啊,你劲真大,背着姐就跟啥都没背一样。

小伙子笑着说;上次一个革委会领导来,胖的跟猪一样,也是脚扭了,我一样背他下山,姐你还没他一半重呢。

两人说笑着往下走,过一个山梁,小伙子扭头说:姐,路不平,搂紧了。

我双手楼紧他的脖子,这下胸紧紧贴在他背上,小伙子背上的汗都湿透了我的衣裳,我的肌肤都能感觉到小伙子身上的温度。

过山梁的时候,小伙子把我往上抬抬,我加紧他的腰,往下走,小伙子怕我滑下来,身子故意弯一些,屁股翘起来,让我骑着他。

可这一下,我大叉着的双腿分开,下腹整整贴在他的后背上,薄薄的裤子一下感觉到了他背上的湿热,我的腿间也不自觉的湿热起来……

我脸腾的就红了,小伙子身上的气息也浓烈起来,钻我的鼻孔里,我忍不住更紧的搂着他的脖子。

回到山下小木屋,小伙子放下我,淡色的裤子裆间已经透出湿意,颜色明显的深了一块,我赶紧夹住腿,坐在那里。

小伙子让我休息,又跑去端了一大盆山涧的水,清凉清凉的,让我泡泡脚,也算冰敷一下。

我拉起裤腿,想抬脚脱鞋袜,可是使不上劲,小伙子让我别动,蹲在我面前,帮我脱了鞋袜,捧着我的脚放进水里。

脚在他手里时,我又是一阵脸红心跳,他往水里放的时候,我竟然停了一下,让我的脚在他手里多呆了几秒。

泡在清凉的水,脚脖子舒服了很多。小伙子跑来跑去,又是一身汗,取了块毛巾擦擦身子,我看着小伙子的身体,心里痒痒的。

脚泡够了,小伙子帮我拔脚拿出来,就要用那个毛巾给我擦脚,我赶紧一缩,说:擦身子的,咋能擦脚呢?

小伙子愣了,我看他紧张说:姐的脚脏,你毛巾擦你身子的,给姐擦了脚就不干净了。

小伙子笑了,端着我的脚用毛巾擦掉水说:姐,你在我脑子里都是干干净净的。你别嫌我毛巾脏都好了。

我也笑了起来。

小伙子说:姐,你脚还是有点肿,干脆就在床上坐着吧,休息休息好的快,你要啥跟我说就好了。

我点点头说;姐可不想睡觉,你陪姐聊天……

小伙子笑道;好,上次以后,我也天天想着姐,今天见了,好好聊聊。

可说完这话,两人都沉没下来,我们之间的纽带其实就是他哥,跟他哥又是那样的事情,两人一下尴尬起来。

半天,小伙子闷闷的说;姐,你还恨我哥不?

说实话,我真的有点恨,可眼前这个小伙子让我对柱子一点都狠不起来了。

我摇摇头说,都过去了,没啥可恨的。小伙子又些恨恨的说:本来我都不怪他了,都是老猪把他带坏的,可我知道他欺负了你,我都有点恨他了。

我心里一颤,我可不想这孩子恨他哥哥,我只好遍词哄他,我说:你哥那时候也跟你一样,是个半大小子,克制不住自己,可以理解的。

小伙子呼哧呼哧运了会气,似乎在跟他哥赌气。

我故意岔开话题,问问他在这里工作的情况,小伙子眉飞色舞的给我讲着,我听了也挺高兴。

我说这里都好,就是没有姑娘,你也是大小伙子了,要教女朋友了。

小伙子笑着说:下面村里的有给我介绍的,我都没看上。

我笑了说;你还挑啊,那你想要个啥样的?

小伙子笑着说:就想要个姐这样的,心善良,人也漂亮!

我哈哈笑了起来:姐都是老太婆了,还漂亮啥……

小伙子说;第一次见到姐的时候,觉得姐特漂亮。

我哈哈笑着说:是觉得姐的馄饨漂亮吧?

小伙子笑道:那馄饨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……

两人聊着,我喝了不少山里的茶,其实不是茶水,是山里茅草根泡的水,这东西利尿,我喝了几碗,甜滋滋的好喝,可现在尿意上来了。

我试着探脚穿鞋,可脚一挨地,针刺般的疼。

哎呀一声差点摔倒,小伙子赶紧扶着我说:姐,你要啥跟我说,自己别动。

我笑着说:这事你可帮不了姐,姐要小便。

小伙子脸红了,扶着我,挠挠头皮,说:姐,你出去也不方便,干脆尿到盆里,我帮你倒了。

我说:你们这里还有尿盆啊,满山随便尿,谁看啊。

小伙子笑着说;冬天太冷了,不想出屋,就在盆里尿。

说着小伙子从床下拖出一个木盆来,放在我身前。小伙子想出去,我试着单脚站起来,比划了一下,这也没法尿啊。一个脚站着,手里也没有个抓挠,怎么尿啊。

小伙子倒了门口,我赶紧喊他:弟啊,这也不行啊。小伙子回头挠着头皮看我。

我尿急了,跟他说:弟,你扶着姐才能尿。

小伙子只好回来,扶我起身,我伸手解腰带,看到小伙子紧紧闭着眼,我觉得心里也好笑。

裤子脱到腿上,小伙子连扶带抱的把我弄到尿盆上,我单腿使劲撑着身体,双手紧紧抓着小伙子的双手,蹲倒盆上,我笑着开玩笑说;姐可尿了,不许偷看。

小伙子脸红的比屋里的篝火还红,低声说;姐,我不看,不看……他不但闭着眼,脸也使劲往一侧扭着。比我还紧张。

我蹲在身子,尿喷了出来,冲到盆里一阵响,我有点不好意思了,抬头一看,我头上方正好是小伙子的裆,小伙子的裤子很宽松,随着我的尿声,那裤裆里一根东西直直的竖了起来,在他肚子前直起了一个帐篷……

帐篷就在我眼前,我支撑的那条腿瞬间也软了,双手一拉,差点摔尿盆里,小伙子赶紧拉紧我,他眼睛也睁开了,直勾勾的看着我雪白的屁股。

我赶紧用力,撑住身体,那根帐篷的支柱已经不是平的了,而是向上挑起。

我脸也红了,看小伙看着我,我赶紧说;不许看,不许看。

小伙拉紧我,又闭上了眼,说:我不看,我不看……

我拉着他手,扶着木床站了起来,小伙子脸跟我就半尺远,紧闭的双眼,修长的睫毛使劲哆嗦着。

我心里早就慌了,看着小伙子的脸,我不禁嘟囔着:弟啊,不许看啊……

小伙子也嘟囔着:不看,不看……

我闻着小伙子身上的味道,拉着他粗壮的手,心里完全克制不住自己了,猛的一把搂住小伙子,脸贴到小伙子胸上说:弟弟啊,睁开眼,姐姐给你看……

小伙子也晕了,手搂着我,死活不敢睁眼。

我的脸在小伙厚实的胸肌上蹭着,左胸上一个红红的小奶头竟然硬挺起来。

我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,凑了过去,伸舌头舔舔那个奶头,咸咸的,他出了不少汗……

小伙子被刺激的浑身一抖,使劲搂着我,勒的我喘不上气来。

我低头看看,小伙子那根东西,绞着一团布,耸的高高的,我忍不住了,伸手握了握,隔着裤子,我都觉得烫手,我腿间一股热流就从大腿内侧淌了下去。

我揽着小伙子,声音颤抖的说:弟啊,姐喜欢你,姐想要你,行不?

小伙子更哆嗦了,说;姐,真的?别骗我……

我握紧那根东西说:姐都拿着你的宝贝了,姐还能骗你?

小伙子颤声说:姐,姐,我想看你……

我说:想看就睁眼啊,姐就在你面前……

小伙子睁开眼,看看我说;姐,我不是在做梦吧?

我笑道:当然不是,要不姐掐掐你?

小伙子说;掐,掐,姐你掐我,看我是不是做梦?

我一手揽住他的身子,保持平衡,空着的手里是他那根东西,我用指尖轻轻掐掐,笑道:疼吧,不是做梦吧?

小伙子被我捏的哆嗦一下说:不疼,姐,不疼……

小伙子看着我的脸说:姐,我……想看看你……

我笑着说;这不是看到了么?

小伙子说:不是……我想……

我笑着说:想看姐的身子?

小伙子使劲点点头,紧张的看着我的表情……

我松开他,坐在床沿上,慢慢的躺下,把两腿从松脱的裤子里拉出来。

闭上眼睛说:弟啊,姐就在这,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吧。

我下半身膝盖处还有条裤衩,下腹完全赤裸的展现在小伙子面前,小伙子咕嘟咕嘟猛咽口水……直勾勾的盯着我的黑毛。

我偷眼看他,小伙子脸上的肉都痉挛了,满脸是汗,左手在腿侧叉开着,右手紧紧握着自己的东西……

我低声问:第啊,没看过女人的身子么?

小伙子摇摇头,眼睛不理我腿间……

我说:姐给你看个彻底,你帮姐把裤衩去了。

小伙子赶紧蹲下,帮我把裤衩脱了,我分开腿,把阴部展示给他。小伙子盯着我的阴部,眼睛完全直了,我笑着问:咋,真没见过?

小伙子不出声,摇头。

我伸手摸摸自己的阴蒂,问他:好看不?跟想的一样不?

小伙子吞口口水说:好看,好看……

我笑道:好看啥呀,姐都老了,你娶个小闺女,那才好看呢。

小伙子哆嗦了几下说:姐不老,姐的好看……

我正要在逗逗他,小伙子突然猛的抖几下,手忙脚乱,我一看,那高耸的帐篷顶上竟然印出一片水迹来,这孩子竟然出水了……

我赶紧直起身子,小伙子弯着腰,想遮挡住裆间,我拉着他说;姐给你看了,你给姐看看呗。

小伙子想躲,被我拉着,靠到我身边,我摸摸帐篷上的水渍说:咋了,尿了?

给姐看看?

小伙子哆嗦的松开手,我拉开他的裤带,轻轻一拉,他宽松的裤子裤衩都下来了,高耸的鸡巴还挺立着,头上粘糊糊的,一个腥味。

我伸手摸摸他的东西,小伙子低声说:姐,我去洗洗……

我笑道:洗啥,傻小子,出来的这都是好东西。

小伙子站我旁边,射了一次,鸡巴根本没软。

我拉过来,放到嘴边,伸舌头舔舔,小伙子又是一阵哆嗦。

我心里想;这小子,太敏感了。

看着红彤彤的小脑袋,晶亮晶亮的,我越看越喜欢,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张嘴就含住了那根东西。

小伙子舒服的直呵呵呵的低声叫。

我弯着腰,扶着小伙子的屁股,深深的把那根东西吃了进去,咸咸腥醒的,但觉得是最好吃的东西,整根鸡巴上都是我的口水,一松开手,就想装了弹簧一样,紧贴在肚皮上,下边一个肉囊完全展现出来。

我忍不住伸舌头舔了过去,囊里两个蛋蛋晃了晃,我张大嘴,含住一个,裹在嘴里,小伙子被刺激的呵呵的叫了出来。我双手向后摸去,小伙子屁股弸的紧紧的,像两块石头。

我舌头又往下,舔到他蛋蛋后边那个软筋,刚扫了几下,小伙子嚎叫了一声,一股浓浓的液体喷了我一头,小伙子和我都吓了一跳。

我满头都是小伙子惺惺的味道。

我已经忍不住了,仰面躺下,拉着小伙子伏在我身子上,小伙子也激动不已,鸡巴在我腿间挤撞着。

我伸手扶了扶,小伙子一下就挺了进来,那种温度,让我也没法克制了,一股股的水就冒了出来。

小伙子的家伙第一下就捅到了我的子宫口,差点连宫口都捅开,我浑身哆嗦,小伙子有些紧张,我伸手搂着他,小伙子挺的更深了,我长长出口气,双腿夹住小伙子的腰,屁股都从床上抬了起来,下身跟小伙子结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。

操女人是不用教的,小伙子在我缓过来的时候,慢慢的尝试着开始抽插,他那家伙,血管好像都是硬的,摩擦撕扯着我阴道内壁的肉,就几下,我就痉挛了,双手抱着,浑身僵硬,下体的水从他蛋蛋上滴到我屁股上,然后滴在床下……

小伙子还不能分辨我的状态,紧张的不敢动了,我低声说:弟啊,行行好,动一动。

小伙子紧张的问;姐,你难受么?

我说:姐舒服,姐舒服……快动,越动姐越舒服……

小伙子开始加力抽插,我使劲太高屁股,迎接他的冲刺,小伙子还是嫩些,大概也就4,50下,又喷了出来。

数量少了一下,但还是烫的我够呛。

小伙子连射三次,也累了,瘫在我怀里,我紧紧抱着她。

两人搂在一起。

我舒服极了,体内那根东西还扯心连肺的戳着,我连动都不敢动。

抱了一会,小伙子的东西才软了下来,我搂着他,不想撒手。

我低声问;弟,第一次跟女人亲热么?

小伙子摇头说;不是,很多次了,都是跟姐/我愣了,问他咋回事?

小伙子说:我经常梦到姐,一开始是跟姐吃馄饨,后来就是跟姐……

我笑了说:那床上会不会有东西出来?

小伙子点点头,把脸埋在我的胸口。

我两紧紧的抱着。

到了很晚,我们才分开,小伙子把篝火上的热水对上凉水,给我擦身子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司机会回来,小伙子就在外边睡了,我也累的不行,昏昏睡去。

早上,司机终于回来了,换上零件,木料上了车。

我把家里的地址告诉小伙子,启程回城。

回到家里,生产顺利的进行,我们的东西运到了北京……

冷不丁的生产任务多了起来,木器厂又热闹很多。

接着传来了打倒四人帮的消息,大家连续游行庆祝了好几个月。

大结局校长?校长

接着生产和学校都恢复了,两个丫头都荒了好几年学,回到学校,都很热情的学习。她们的年纪都算大的了,比同年级的学生,很多孩子没有再回到学校,而是工作了。

开了很多小的木器厂,我们的生意也被抢了不少。到后来活越来越少,厂里快连工资都发不下来了。

书记到处跑着拿订货单子,可我们厂里的员工多,负担重,成本就比那些小厂高很多,订货的越来越少,书记脾气越来越大。

厂里不少人都去了小厂,但还算国营员工,工资可不少拿。只是奖金不要了,小厂拿的更多。

师傅的女儿也离开了,到了一间厂里,那个厂长拉我几次,我都没答应去,毕竟我对我们厂还是有感情的。

一天,书记到我家里,脸色铁青,我小心翼翼伺候着,后来书记跟我说:小惠跟了一个小厂的老板,不理他了。

我陪着笑脸说;人家早晚要嫁人,你都站了那么久了,该给孩子自由了。

书记不高兴的说;我养了这么多年,起码对我说声好啊,可现在看我就跟看条狗一样。我要不是离不开她那个屁股,我……

我也来气了,说:我的逼比不上她屁股啊。你用了我这么久,也没对我说声好。

书记摸摸我的头说:咋不好呢,跟你就是吃饺子……

我苦笑一下说:是不是我老了,不如年轻的了?

书记挠挠头皮说:不是你老了,是我老了,跟小的在一起,我也觉得我年轻了,这种感觉很好的。

书记看看我柜子上两个娃的照片,嘟囔着说:你这两个闺女都出落的跟花一样,啧啧。

我打他一下说:我两个娃你不能打主意。

书记眼馋的点点头。

大的快考大学了,每天忙的要死,我想法子给她补身体,可厂里那点死工资那里够啊。

日子越过越紧吧。

夏天,大闺女参加了高考,录取书来了,去北京上大学。

我激动坏了,可学费生活费从哪里出啊。

愁死我了。书记知道了,跟我说帮我搞些钱。毕竟上学是大事。我感激坏了。

晚上,书记骑着车来了,拿了一摞钱。我还没数多少呢,外头一个女人冲了进来,劈手夺了钱去,给我一个大嘴巴。

我一看正是书记的老婆,对我破口大骂,我知道理亏,缩着不敢回嘴,两个女儿上来护着我。

周围的人围观的很多,我都想自杀。

突然,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小伙子晃荡着走了过来,两个女儿看到他眼睛一亮,小伙子掏出一摞钱来,递给我,说是学校奖励老大考上大学的。

小伙子三言两语把大家轰走了,书记跟老婆也灰溜溜的走了。

小伙子跟我说也他姓刘,是两个娃的校长,我想起来了,开家长会时候见过。

小伙子对老大上了北京农大很是激动,夸个不停,连我都被夸的脸红红的。

小伙子还帮我介绍了个工作,去他们校工厂,那里很有前途。

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个校长了。

过两天,我有了新工作,待遇也好,我干的挺开心。

佩云还有一段时间就去北京了。

一天校长来家里,请我们全家吃了顿饭,我还从来没经过镇上最好的这家饭店呢。

两个孩子吃的很高兴。

吃完饭,校长说给佩云买些去北京的衣服,带我们去了镇上的百货商店。

两个娃一左一右的拉着校长的手,嘻嘻哈哈的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个父亲带着两个孩子买东西呢。

我觉得纳闷,一个学校的校长,管那么多学生,咋跟我这两个娃这么亲呢,考上大学的不止我们佩云啊。

给佩云买了好多衣服,都挺贵的,看来这个校长真舍得花钱。

不过闺女穿上那衣服,那鞋子,跟电影明星差不多了,我看的也高兴。

校长看到一件套裙,非要我去试一试,我推不过,试了一下,真挺漂亮,可要200多呢,那里买的起。

那校长一挥手,就买了下来,还给我买了一双皮鞋,我这可是第一次穿皮鞋,还有跟的。

一套穿上,站在镜子前,我都觉得自己年轻很多。

买了衣服,逛了很久,大家有饿了,我回家里给弄了些宵夜吃,佩云跟改云跑去买啤酒。

校长看着我笑的挺邪气,我有些不舒服,不过亏了人家,孩子才能上学。我心里挺感激他的。

两孩子似乎故意跟我捣乱,让我跟校长单独呆了很久,校长看我眼神很是让我紧张。

啤酒终于买回来了,我心里为孩子高兴,校长也挺兴奋,连喝了几杯,我都晕了。

两孩子送我到里屋睡觉,他们再陪校长一会。

我昏昏沉沉就睡了。

睡了一会,觉得不对劲,有人爬在我身上,下面塞的满满的。

我本能的以为是书记,搪塞了几下,任他为所欲为。可渐渐的不对劲了,这人的东西比书记的大太多了,插到里边都没有空间了。涨的我难受。

我睁开眼睛一看,吓的酒立刻醒了,竟然是校长趴在我身上。

我也没法反抗了,人就被他轻薄了。

完事后,我叫来两个孩子骂了他们一顿,两个孩子跟校长都跟我认错,我也只好作罢。

第二天,我加班回来,透过窗户看,似乎两个孩子在跟谁说话。还嘻嘻哈哈的笑。

我推门进去一看,傻眼了。

佩云改云都光着身子,那个校长也光着,三个人正乱七八糟呢。

我头嗡的一下。

两个孩子赶紧过来扶着我,他们把事情给我讲了,原来两个没爹的孩子在学校很受气,校长帮助他们很大,所以两个孩子跟校长就……

我也认命了。

校长让我们娘三都穿上新衣服,我第一次穿了长筒的玻璃丝袜,高跟鞋,还有成套的洋装。

佩云也打扮的漂亮的很,看的校长都眼直了。

很难说这个校长是好人还是坏人,总之,佩云命运的改变,这个校长起了很重要的作用。

我们娘三一起伺候校长,我第一次发现人能长这么大的东西,我嘴都放不下。

佩云改云给校长舔奶头,我咧嘴舔他鸡巴,弄的我嘴都酸了。

校长捅我的阴道,我被捅的都快裂开了,我对校长说:生这两个孩子都没这么困难。

校长跟我说他是吃了一个乡下支书给的药,才变这么大的。

在两个孩子面前放开了,我也就啥都不顾了。

刘校长也爱走后门,我屁眼都被捅的烂了。为了让这个恩人舒服,我可啥都不顾了。

两个女儿也一起献身,我亲眼看到一个男人先后跟我两个闺女搞的昏天黑地。

不过校长似乎更喜欢我一些,每次都是在我体内射精。

我也想开了,这世界就是这样了。

孩子去读了大学,我在校工厂干的不错。

校长经常来,我跟老二一起伺候他,渐渐的我习惯了他的大家伙,彻底离不开了。

后来老二也上了大学,学师范,准备回来教书。

校长来的少了。

一个周末,我在家里准备吃的,老二会回来改善生活。有人敲门,还有老二的叫门声。

我一边骂老二慌里慌张,一边笑嘻嘻的开了门。

一个帅气的小伙站在老二旁边,老二瞪着眼睛看着小伙子,口水都快出来了。

我一眼认出来,小伙子正是柱子的弟弟,现在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,上身雪白的衬衫,蓝布裤子挺挺的,一双黑亮的皮鞋。

老二笑嘻嘻的说:这个小伙子打听咱们家,我就给领来了。

我赶紧让进来,小伙子甜甜的叫了声姐,差点把我叫酥了。

小伙子拎了很多很多山货,堆在地上一大堆。

我让他坐下,去厨房端菜。

出来一看,老二直勾勾的盯着小伙子,口水都下来了。我心里话,这个老二都要当老师了,怎么这么不注意形象。我轻轻咳嗽一下,老二才回过神来,帮我端菜盛饭。

坐下一聊,原来小伙子考上了警校,读了两年了,准备当森林警察。从省城回来,专门来看我。

我心里很高兴,这个孩子更有出息了。

饭桌上,老二拼命给小伙子夹菜,弄的小伙子脸通红,我看在眼里,心里也挺高兴,要是老二跟小伙子好了,也是件好事情。

正吃着饭呢,又有人敲门,喊着老二的名字,老二去开门,原来是她的同学,两个女娃唧唧嘎嘎,还偷偷看着小伙子嘀嘀咕咕,弄的小伙子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。

我看的想笑,这孩子脸皮太薄了。

两个丫头相约去看电影,我拿了点钱,把两个孩子打发走了。

孩子出去的时候,柱子弟弟偷眼瞟了老二背影几眼,我也看到了,心想这事情说不定有门。

剩下我们两个人吃饭,我跟小伙子说:弟弟啊,这个是我二闺女,在省城师范读书,还没男朋友呢。

柱子弟弟不敢接话,我笑了:咋,我这个闺女不漂亮?

小伙子低声说:漂亮,有姐的影子。

我笑道:姐的亲闺女,能不像姐么。

小伙子脸红的像块红布,又说不出话来了。

吃了饭,我去洗碗。

正洗着呢,小伙子来到我背后,我扭头冲他笑笑,继续收拾碗筷。突然,小伙子从后面搂住了我,脸也贴了上来。

这一下,我心忽悠的荡了起来,小伙子紧紧抱着我,下腹贴着我的屁股,我能感觉到那根东西硬硬的,卡在我俩中间。

我回过身,捧着小伙子棱角分明的脸庞,低声说:弟啊,你要是喜欢小二,就不能在碰姐了。

小伙子愣了一下说:姐,我想你,那次你走了,我更想你了。

我笑着说:姐也想你,不过姐问你,我家小二,你喜欢不?

小伙子低声说:看到她就想起姐了。

我说:姐把她给你当女朋友,你乐意不?

小伙子嘟囔了半天说:乐意……

我哈哈笑起来说:乐意还不放开姐……

小伙子看看我,抱的更紧了。

我捏捏他脸蛋说:咋,姐给你当丈母娘,你还不放手?

小伙子低声说:姐,就让我抱抱吧,想死我了。

我任他搂着我说:好,姐给你抱,可是不能在像那次那样了。你要是那样,姐可不能介绍小二给你了。

小伙子抱着我说:姐,小二姐因为像你,我才喜欢的。

我乐了说:姐也不能嫁给你啊,闺女嫁给你,你还不满意啊。

小伙子说:我配不上小二姐姐。我笑道:你是人民警察了,小二是人民教师,挺般配的。

小伙子低声说:小二姐姐能看上我么。我笑道:我闺女,我知道,只要你有心,姐就认你这个女婿了。

小伙子脸更红了。

我看的好玩低声说:是女婿了,就得放手了,也不能叫姐了。得叫妈了。

小伙子臊的快把脑袋藏怀里了。

我摸摸他的头,小伙子把头靠进我的怀里。我叹口气,轻轻的抱住他。

小伙子抬头看看我,我看着他英俊的脸庞,心里一荡漾,克制不住自己,张嘴吻了过去。

小伙子跟我热烈的吻着,手在我背上乱摸,后来滑到我屁股上,一手把住一半屁股,揉搓起来。

我都快醉了,吐着舌头,品味着小伙子的舌头跟口水,两人一边吻,一边哼哼。

小伙子手开始探索我的腰带,解开后,拉开我的裤子,探手进来摸着。

我也隔着他裤子揉搓着他的鸡巴,小伙子舒服的直哆嗦。

我也解开他裤子,放出来那根红热的铁棒子,小伙子挺着那根东西就往我腿间捅来,角度不对,根本插不进来的。

铁棒从我腿间贴着我的嫩肉滑了过去,烫的我也是一阵哆嗦。

我加紧腿,用大腿内侧和阴埠挤着小伙子的肉棒,体会着那种温度。

小伙子感觉挺舒服,连捅几下,我阴水又冒了出来,腿间湿滑的很,小伙子捅的更急了。

我笑着说;这样舒服么?

小伙子使劲点点头,我说:这样也好,不进去,姐可不想对不起自己闺女。

小伙子磨的舒服,使劲捅着,鸡巴还往上挺,探寻者洞口。我轻轻加紧腿说:不许往里弄,弄进去姐不把闺女给你了。

小伙子不说话,只是使劲在我腿间摩擦着。搞的我水越来越多,心里越来越痒,阴道里也感觉到了空虚。

小伙子低声对我说:姐,让我摸摸奶。我撩起衣襟,小伙子探手去摸,两人面对面紧贴着,摸的很不方便,我转过身,屁股对着小伙子的鸡巴,让他环抱着我,方便摸我的乳房。小伙子揉搓着我的乳房,鸡巴从我屁股下挤进来,摩擦着我的阴唇,每次都挤开了,龟头从我阴道口滑过去。

从前面是肯定进不来了,从后面次次都是滑门而过,让我更加心痒不已了。

小伙子突然弯腰压了压我,我身子往前一弯,手扶在灶台上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小伙子的肉棒已经探进头来,接着小伙子弯腰提臀,半蹲着生生把鸡巴捅进我阴道,我轻轻惊叫一声,身子伏到,屁股撅起,让他深深的插入。

我扭头骂道:小坏蛋,干欺负丈母娘!!!小伙子眼睛都红了,瞪着我,面目狰狞,双手扶着我的腰,使劲把鸡巴往里挤着,我子宫被怼的缩成一团,小伙子的龟头死死卡在我宫颈,我舒服的啊的叫了一声。

小伙子扶着我的腰开始抽插,我腿太不起来,只能拼命撅高屁股,并起随着他进入我把屁股往后送,迎接他的插入。

两人在厨房里,悄无声息的猛烈交合着。谁也不说话,也不呻吟,厨房里除了鸡巴搅出来咕唧咕唧的水声,和我两人碰撞的啪啪的声音,就没有别的动静了。

小伙子捅了很久,也没有射的意思,我腿都酸了,小伙子还是次次到肉的顶着。

我推推他说:弟啊,扶姐到床上去,姐受不了了。

小伙子把出鸡巴,拉着我到了床上,我迅速脱了裤子裤衩,叉开腿,小伙子扑了上来,深深的插进去。

小伙子玩命捅着,我一边欣赏小伙子的脸庞,一边体会着下体一波一波的快感,小伙子看我一脸的享受,低声问:姐,舒服不?

我笑道:不许叫姐了,叫妈!

小伙子愣了一下,甜甜的叫了一声:妈!

本来我是调笑他,可这一声妈可叫的我晕了,我一把把他搂到怀里,双腿举起,死死的夹住他的腰,小伙子长长的啊了一声,我感觉他的鸡巴猛猛的在我阴道里蹦跳了几下,一股热流就灌了进来。

我死死的抱着他,他趴在我怀里,两人搂着,他的鸡巴还在我体内,硬硬的挺着,隔个几秒就跳一下,弄的我浑身没有了一丝力气。

抱的我舒服的快睡着了,我怕两人都睡过去,老二回来可要了命了,赶紧让自己清醒过来。端水擦擦身子,让小伙子也抹了几下。

两人整理好衣服,坐在屋子里,我听小伙子给我讲他的学习生活,看来这孩子是真的长大了。

下午,老二回来了,我故意让两人聊天,我去买菜。

晚饭开的很早,三人吃的饱饱的,我让小伙子送老二回学校。老二很高兴,小伙子也腼腆的笑着。

两人走了,我心里突然有些空虚,甚至有些羡慕自己的闺女。

快晚上10点了,小伙子搭末班车回来了。

两人啥话也没说,去洗了澡,两人赤条条,水淋淋的抱在一起。

小伙子要往里捅,我阻住了他,牵引着他的鸡巴到了我屁眼门口,引着它进入了我的后门,小伙子都快疯狂了,捅进来后玩命的插着,我咬着枕巾不让自己喊出来,肛门强烈的摩擦,导致阴道里淫水狂冒,床单都湿透了。小伙子射了一次,死活不肯拔出来,鸡巴捅在我肛门里,一直等到再次硬挺起来,连着搞了三次,才软了下来。

第二天早上,醒来的我摸着有些火辣辣的屁眼,小伙子还甜甜的睡着,我找了个新毛巾,轻轻的把他鸡巴擦干净,握在手里把玩着。

越玩越舍不得放手,我的床小,蹲在旁边不方便,我干脆蹁腿跪在小伙脸上,把头俯下去,轻轻的开始舔着小伙子的鸡巴。渐渐的小伙子的鸡巴在我舌头和嘴唇的刺激下又硬了起来,小伙子还没醒来,不过嘴里已经开始轻轻的呻吟。

我舔的性起,含住了整根鸡巴,尝试着吞咽着,鸡巴头已经拱进了喉咙,我坚持着,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含住整根。

正在尝试着,我的腰被抱住,一根软软湿热的东西贴到我叉开的双腿间,来回滑着,原来小伙子被我弄醒了,看着脸前的我的下身,吐出舌头舔了起来,本来就张开的阴唇被他舌头分的更开了,小伙子舔的很认真仔细,后来半根舌头挤到我的洞里,舒服的我吐出他的鸡巴,把脸贴在上面,闭着眼睛享受着。

小伙子舔了一会,开始攻击我的屁眼,舌头轻轻的扫着,时不时的顶一下,这种麻痒让我承受不了,我也拨开小伙子的阴茎,使劲舔着小伙子的蛋蛋,两人疯狂的舔着。

屁眼强烈的刺激让我疯狂起来,我只能够的着他的蛋蛋,急眼了,我跳起身来,使劲搬过小伙子的身子,让他趴在床上,我掰开他结实的臀肉,吐出舌头舔着他的屁眼,小伙子舒服的随着我的动作哆嗦着。

我还是不方便,我干脆让小伙子跪在床上,撅起屁股,我又能舔到他屁眼,蛋蛋,手还能撸着把玩他的肉棒。

他屁股上涂满了我的口水,鸡巴在我手里硬的跟铁棒一样,终于,被我用手撸的喷射了一次,射的满床都是。

我放过了他的屁股,让他站在床侧,我跪在他面前,含着他微微软了鸡巴,体会着精液跟汗水的味道。

小伙子在我这里住了几天,我们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疯狂的做爱,两人越玩越放肆,无所顾忌。

我们在我的床上疯狂,还跑到老二的床上,我换上二女儿的内衣内裤让小伙子把玩,小伙子都快疯了,扒开我身上女儿的内裤,疯狂的在我身上发泄着。

晚上,我两人都筋疲力尽了,小伙子来了尿意,要去厕所,我看着昏黄的灯光下,小伙子结实的脊背,圆滚的屁股,粗壮的大腿,突然舍不得他去厕所,我从床上蹦了起来,拉住他,蹲倒他面前,抓住他的鸡巴,张开了嘴,小伙子吃惊的看着我,我鼓励的看他一眼,闭上眼睛,张开了嘴。

小伙子明白我的意思,鼓足勇气,尿了出来,我也不管什么味道,拼命的咕咚咕咚咽着,小伙子一泡尿全给我灌了进去。有些顺着嘴角流到脖子上。

小伙子尿完了,抖抖鸡巴,一言不发,躺倒在地板上,闭眼张嘴。

我也明白他的意思,兴奋的我直抖,蹲身在他脸上,运了运气,放松身体,一股尿液冒了出来,浇到小伙子脸上,小伙子对了对位置,张大嘴,把我的尿流接住,我怕呛着他,控制的尿流,小伙子把大半泡尿液咽了进去。

我取过毛巾,擦擦两人身上的尿液,两人搂在一起深深的亲着,我抓着他的鸡巴,他的手指在我体内抠弄着。

两人昏天黑地的在一起疯狂了4天。

小伙子终于要走了,我收拾心情,做了一顿好饭菜,两人吃饱,我送他到车站。嘱咐他要去多看看老二,确定关系。小伙子依依不舍的走了。

以后,周末,小伙子跟老二一起回来,我看着两个小人,有些苦,有些甜。

老二毕业后,托了校长的关系,老二分到了小伙子在的那个镇上当了老师,两人结婚了。

在校办工厂里,我被提拔当了一个业务,经常陪着李厂长去谈生意。

后来认识了我们一个客户,他生意做的不错,对我也挺好。

李厂长帮我们撮合。

想想两个孩子都大了,就接受了这个客户。登记结婚了。

他对我倒是不错,我也住到了他在镇上买的房子。

一天晚上,他洗完澡,光着身子躺在大皮沙发上,我跪在旁边帮他舔鸡巴,我揉揉他大肚子,腻腻的跟他撒娇:老公啊,你该渐渐肥了。

他拍拍他肚皮说:操,这都算瘦了,我以前才胖呢,我有个外号叫住老猪!